陳宗懋院士談“茶葉農殘”:殘留≠超標

發布時間:2019-09-02 來源: 人生感悟 點擊:


  近日,網上不少公眾號轉發了題為“中國98%的茶都有農藥殘留,各大茶葉品牌紛紛躺槍”的文章。文中稱,目前中國市面上的茶葉大都噴灑農藥,因此“喝茶等于喝毒”。事實果真如此嗎?茶葉上“噴灑了農藥”與“農殘超標”是同一個概念嗎?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中國工程院茶界唯一院士、中國茶葉學會名譽理事長和國際茶葉協會副主席陳宗懋。
  記者:針對最近網絡上盛傳的“中國98%的茶都有農藥殘留”、“喝茶等于喝毒”流言,您是怎么看的?文中所說的“農藥殘留”和“農殘超標”兩個概念又有什么不同呢?
  陳宗懋:現在我們國家的茶葉種植,甚至世界范圍內的茶葉種植,完全不用包括農藥在內的人工、化學的東西的,僅僅能夠占到2%-3%左右。因為病蟲害對于農作物的破壞性是非常大的,不控制不行。雖然大部分化學農藥會隨時間推移逐步降解,但還是避免不了有殘留,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農藥殘留”,這是正常的,只要不超過限定標準對人身體是沒有危害的。但是,高于限定標準的殘留是對人體有危害的,我們叫作“農殘超標”。按照標準,目前中國只有2%左右的農殘超標情況。其實這就好比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血壓,高于140,屬于高血壓,對人體有危害,我們要控制,但要是沒有血壓人也是不能活的。
  記者:剛剛您提到了“標準”是怎么來的?
  陳宗懋:農藥殘留的標準我們稱之為MRL(最高殘留限量),這是聯合國糧農組織聯合一個專家組共同制定的,這個專家組的成員都是沒有商業利害關系的世界著名學者。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也會界定出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到人體內化學物的一個“每日允許攝入量”。農藥的“最高殘留限量”其實就是根據“每日允許攝入量”去設定的。
  這里需要提到的是,并不是所有農作物的“最高殘留限量”都是一樣的,要參考你每天的攝入量去界定限量,大米有大米的MRL,茶葉也有茶葉自己的MRL。
  記者:在“最高殘留限量”的范圍內,我們國家的標準和國外的是否相同?
  陳宗懋:具體的標準各個國家都是不同的。聯合國有一個國際性組織叫“國際食品法典農藥殘留委員會”(CCPR),中國作為這個組織的主席國每年都會舉辦一次會議,在會議上各個國家就當前的一些現狀展開集中討論,共同制定每個農作物的農殘上限標準,然后各個國家再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在這個標準的基礎上設立自己的標準。
  每個國家為自己設立的標準都是在多方面考量后得出來的。現在的趨勢是:農產品進口國的標準會相對嚴一些,首先可以保障本國人攝取更少的農藥,其次是能夠控制商品的大量進入。如果是出口國,那標準可能會相對松一些,因為他要保證自己的商品順利出口。這和商業利益也是有所關聯的。
  記者:某些茶葉為什么會出現農殘超標的情況?哪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陳宗懋:不僅僅是茶葉,任何農作物都可能會有超標的情況。對于農藥,咱們國家有相應的使用標準,里面會明確告訴你用什么樣的農藥劑量是多少,你需要稀釋多少倍。除此之外,每一種農藥根據自身特性還規定了“安全間隔期”,什么是“安全間隔期”呢?這個“間隔”就是農藥在噴灑之后需要降解的時間。有些穩定的農藥間隔期就會長一些。比如用于茶葉的農藥有的定5天,有的定7天,也有的會定14天。如果全部按照規范操作進行,再加上加工,最后產出的茶葉一定是低于限定標準的。一個環節不規范,都有可能造成農殘超標。
  記者:有些媒體說,高海拔出產的茶葉要比低海拔的用藥少,有沒有哪一類的茶殘留農藥的幾率會高一些?
  陳宗懋:這個說法基本上沒有問題,因為高海拔地區氣溫相對較低,因此病蟲害產生幾率比平原地區要少,像海拔800-1000米地區所產出的茶葉,用藥也比較少,殘留也比較低。要是說類別的話,春茶一般較其他季節產出的茶葉農藥殘留會更少一些。春茶基本上都不會用農藥,道理是一樣的,春天氣溫比較低,因此病蟲害也比較少。就咱們國家的情況來講,一般是從5月中下旬-6月份開始用藥的。這也是為什么春茶的價格要比夏秋茶高的原因。
  記者:我們所說的農藥殘留多是存留于干茶還是茶湯中?茶葉過水之后農藥會產生變化么?
  陳宗懋:茶葉和其他農作物,比如水稻蔬菜等是不同的:蔬菜是要吃到肚子里的,而我們喝茶喝的只是沖泡出來的茶水。因此,我們要看噴灑的農藥是什么性質的,然后再判斷它是否會被我們攝取。能夠溶于水的農藥叫“水溶性農藥”,不能夠溶于水、只能溶于一些有機溶劑的叫“脂溶性”農藥。所以對于茶葉來講,選用脂溶性農藥能夠大大降低我們對于農藥的攝入:與水溶性農藥相比,脂溶性農藥溶于茶湯的有害物質能夠大大減少。我們最近也在提這樣一個建議:“茶葉盡量少用或者不用水溶性農藥”。
  記者:消費者在購買時如何能避免買到農殘超標的茶葉?我們能夠通過某些方法加以辨別嗎?
  陳宗懋:農殘超標的茶葉普通消費者是基本無法辨別的。一般來講,如果你想完全避免的話,可以購買春茶。不過剛才我也說了,目前中國在茶葉種植領域正推廣使用脂溶性農藥,而且咱們的食品藥品部門也在出臺相關政策來加強監督管理。在未來,農殘超標的情況會越來越少。
  【科學家簡介】
  陳宗懋,男,1933 年出生于浙江省海鹽縣,著名茶學家、茶樹植保學家。1954 年畢業于沈陽農學院植保系。2003 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曾任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所長,中國茶葉學會理事長,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現任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研究員,中國茶葉學會名譽會長,國家食品安全委員會副主席,農業部食品風險評估委員會副主任。
  作為茶學家、茶樹植保專家、中國茶葉農藥殘留研究的開拓者和奠基人,早期從事茶樹害蟲防治研究,提出中國茶樹病蟲區系演替規律,創造茶樹長白蚧玻管預測技術。20 世紀60 年代初,開創茶葉中農藥殘留研究領域,研究和起草多項國家標準,對降低中國茶葉農藥殘留做出重大貢獻,并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三等獎2項。
  陳宗懋主編的《中國茶經》是茶界最暢銷書籍之一,1998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他主編的《中國茶葉大辭典》(300萬字,辭條10000條)是最具權威性的茶葉工具書,2002年榮獲國家辭書一等獎和國家圖書獎提名。2007 年被授予中華農業英才獎。2009年被授予新中國成立60周年“三農”模范人物榮譽稱號。(稿件來源:光明網)

相關熱詞搜索:超標 院士 殘留 茶葉 陳宗懋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nzlzwd.live
体彩p5开了100000注